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后湖的前世今生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后湖的前世今生

这个夏天,后湖的荷花不再开了。就连乐观、活泼的小鸟也停止了鸣叫。偶尔有一、二声大约由乌鸦发出的鸣叫,也都是拖着长长的尾音,听起来像是在呼唤,在挣扎,更像是在向谁哀求着什么。反正,每一声里,都有着一股强烈的穿透力。

我心里明白,这是鸟的世界唱给这片土地,不。应该说是唱给这片泽地的挽歌。这片泽地,便是后湖的今生。

后湖的今生,就是一个弃儿。

后湖,其实并不是一个天然的湖。它只是淮北平原上一个普通村庄的名子。我不知道后湖很早是一个什么样子。我能肯定的是,在我刚认识它时,它是一片平整得用尺子量划,用抺刀拭平的良田。这样一片肥沃得似乎取不尽,用不完的一片平畴沃野,按理说,应该得到被它养育的对象——人类的感恩,敬重与善待才对。然而,被铜臭熏染腐蚀得近乎疯狂的人类,并没有真正珍惜和善待这片土地。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人类就像吸食了鸦片一样,疯狂的从它的身下挖走了成千上万车的煤炭。等到把它下面掏空了,地上就开始慢慢往下塌陷了。眼见着旱地塌成了水田,水渠陷成了深沟。好生生的房子墙壁开裂,不断被水浸渍。原本平整的道路只能靠着一次次垒城墙似的加高,才能勉强露出水面。眼见着人不可居,田不可耕,道不可行,于是,人类便把从地下挖出的煤换成钱,开始了对它的“治理”。将塌陷的土地推成湖,在湖里种上荷花,岸上栽上垂柳,植上草坪。一时间也竟把它打扮成一处颇具姿色和风情的景点。这种“治理”,被冠以“后湖模式”的头牌。后湖村的百姓们坐地开店,倒腾一些女人、孩子喜欢的地摊货。后湖,倒也热闹风光了一段时间。

那时的后湖,虽说不是很大,但的确很美。

湖水盈盈,湖色隽秀。从三、四月开始,沿着湖岸就开出一些黄色,白色,红色或紫色的小花。娇,嫩,柔,媚。让人触目皆美。到了六、七月份荷花盛开时,更是美到了有限。远远望去,湖面含烟,青草、碧荷、鹜鸟影影绰绰。那些或含苞欲放,或含羞半开,或盛放正艳的荷花,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碧叶接远,满湖青翠。荷花、荷叶交相辉映,相互点缀。沿湖一排排垂柳婀娜摇曵,像一个个长发齐腰的仕女,迎接着四方宾客。

后湖,除了长满荷花的湖以外,更多的是茸茸的绿茵。或许是因为看中了绿草的柔美,现在城里人总喜欢把原本属于土壤的草搬进城市,嵌在钢筋水泥铸成的广场、小区和城市的角角落落。这些草虽然被强行装进了城市的口袋,可是,它属于农村,属于土壤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就像一个人的出身,谁都变不了。不信,你摘一片草叶含在嘴里,咀嚼一下,肯定还是浓浓泥香的味道。后湖的草,不仅有泥土的香,还很自由,想长在哪,就能长在哪。想怎么长,就怎么长。只要给它点阳光,给点春风,它就能成长。再大的风,虽能把大树连根拔起,能将鲜花摧得粉碎,但却奈何不了小草。任他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都奈何不了它。

如果能沿着那座曲曲折折的木板栈桥,朝着湖的深处走上那么一遭,真的就能感受到一种藕塘深处,难识归路的诗意。让人由不得迷醉在一个恬静而又温柔的梦中。眼一闭,便会同梦一起飘远。后湖的光波魅影,玲珑之余透出几分脱俗的韵味。娇洁之中恰似雾轻云薄的禅意。只是我不能恰如其当地讲出那种感觉来,也写不出来那种感觉来。但这美的,只是后湖的前世。

湖光水色,睹湖思古,沧桑的往昔,很易触动灵魂的深处。一份沧海桑田的伤感伴着浓浓的秋意纷至沓来。

今天的后湖,令人慨叹沧海桑田。或许是从地底挖煤换钱的人并不在乎将挖来的钱扔到这块己经陷落的土地上。在投入大量钱财治理因塌陷的同时,他们仍然在地下拼命地掠夺着,挖出越来越多的煤炭。于是,土地,道路,荷塘被地心的吸力拽着一步步沉向更深的地下。凡胎肉眼的人类所能看到的除了被荒草和野水包围着的村庄外,眼前只有一派杂草丛生,野枝疯长,满目萧条的景象。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生气。先前的荷塘已然失去了很初,很纯的模样,那条承载着无数个脚印的栈桥一截淹没在水下,一截飘浮在水面,随着水波扭动着,挣扎着。诺大的荷塘见不到一朵荷花,水面上只有稀疏的几片荷叶,随波摇摆。几支光秃秃的荷茎孤独的插在水中,如同为荷塘竖立的一块块墓碑。一阵凄凉的秋风吹过,几乎被水淹没,让人倍感凄凉。

世态炎凉,在后湖尤为显现。当后湖还是一个宠儿的时候,从官员、记者、商人到平民百姓,可以说是车水马龙,暮宴朝欢。今天,这里却是一派门庭冷落,无人造访,也无人问津的窘境,凄境,荒凉境。

我喜欢后湖的前世,以至于爱她爱得委婉,爱得内敛,又爱得深沉。因为难舍,我还站在与她初逢的那个路口。花开花落,无法割舍的是后湖的前世。数不清有多少个空闲的日子,立在窗前,或伏在案边,望着她前世的留影,同那沉陷的栈桥一样,摇漾在她那清波碧浪之中。而那一抺摇落的倩影只能在梦中永恒。

桑田沧海的轮回,仓促的总是珍贵的韶光。后湖的今与昔,究竟谁是谁的前世,谁是谁的今生,只能追问那水底的荷花和莲叶的冤魂了。

在西藏有个叫拉姆拉措的神湖,据传有缘的人来到这里,能在湖中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后湖显然不是那个神湖,享受不到人类的顶礼膜拜。但后湖的前世今生,却真切地镌刻在这方土地上,镌刻在人老几辈守护在它周围的每一个人心上。人们在为它惋惜,追悔,甚至是懊恼的同时,分明看到了眼前这个世界的缩影。纷繁嚣杂的世界,心浮气燥的人类,己然失去了那个本质的自己,忘却自己很初的样子。

徨恐于后湖的前世今生,我一直郁郁不解人类那些让人乍舌的疯狂。你说他们猴急火燎的从地下往外掏东西,等到把良田掏的不能耕种了,再用掏出来的那点东西换成钱去治理。如此折腾到底是为了啥?

照这样折腾下去,后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来世?人类,还有没有来世?!

(文章发表于个人的新浪博客)

全国小儿癫痫病的治疗
有癫痫病的人怎么控制
北京比较好的癫痫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