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悲催的“网络作家”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08-13

快奔五的人了,想追求点什么仿佛不行,毕竟不年轻了,凡事不能过于火热,过于激情。当然,我并不是说火热激情就是年轻人的专利。没有追求似乎更不行,人生能有几个四十大几岁?浑浑噩噩大半辈子了,如果等到归零的那一天,人生只有生存的意义的话,未免过于平庸了吧?!再不去追求剩余人生的价值的确说不过去了。所以,人只能伪装起来,外冷内热,外圆内方起来,凡事含蓄深沉圆滑世故,不喜形于色,不显山露水,不轻易表露自己的观点。即使内心很火热,都要表现得象一个冷面杀手。因为弄不好你会遭人指责,贻笑大方,颜面无存。正如一个卖力的气功表演者,你得调动全身的能量,气沉丹田,发于手掌,待一掌劈下去,那被砍的砖头一分为二了,你才能笑一笑,才能轻松轻松。你有了资本,你有实力。实力是硬道理。如果你的资源不良,基础不佳,千万别去露了。

我离文学远着呢。我之于写作,犹如杨五郎的五台山,那是半路出家,那是英雄末路。我并不说文学或者其他人的写作怎么末路了,只是我天生不是写作的料。我做人平平凡凡,做事踏踏实实,然而,我却鬼使神差的被政策欺骗,被法律忽悠,被金钱冷落,被文学嘲笑。人生混得栽倒了,便有了感慨,有了故事,不写吧,可能被憋死。几年来,我混迹于网络江湖,混得脸热了,混得名熟了,码得字多了,便有了一个马甲----“网络作家”。其实,仍不过是地地道道的草根而已。“网络作家”这个马甲能说明什么呢?值个什么呢?充其量只能是比起那些对写作没有兴趣的人而又很得意的人,不追求写作能力并比我们生活得好的人就多了那么点不值钱的倒还有点酸腐的专业素质而已。

有人说我是在发牢骚。我根本不想发牢骚。我知道发牢骚没有什么用。“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我是一位现实主义者。我更想做一位在场现实主义者,我做不了魔幻现实主义者。不管是在场现实主义还是魔幻现实主义,能不能发牢骚我也不知道。民以食为天。很多人不能生存了,不想说的话会说出来,不想做的事会做出来。发点牢骚算得了什么,那远比牢骚可怕得多。我也是这样,当我被逼得无法生存了,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我不想说的话会说出来的,不想做的事会做出来的。生存的道理才是真正的硬硬硬的道理,比之实力的道理,资本的道理不知要硬多少倍。我现在还能勉强将就生存。我能够于生存之外写点什么是件很快慰的事。如果只能去生存着不能写点什么是件很别扭的事。

我在长江论坛的今日文坛板块读了《关于省文学院招聘第十届签约作家和长篇小说项目招标的通知》的帖子,虽然是个通知,在此帖子下报名没有效,有的作家朋友报了名,我没有心动。签约作家也好,作家签约也罢,我只是听说过,那是我可望不可即的事情。汉网宜昌文坛首席版主徐斌兄鼓励我报名。徐斌兄曾多次鼓励我。徐斌兄回我的帖子说,“把自己的亲生经历以乡土文学的形式表现出来,不妨模仿陈忠实的《白鹿原》。”他是我的老搭档,是我的老领导。我鼓足勇气报了名。我填了报名表。《通知》上说,报名表需要地市作协盖公章。我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我所在的地市作协副主席周某的电话。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周某的电话,说明情况,他就是不答应给我盖公章。他说话还很有艺术性,既不推,也不就。我很后一次和他通电话,他拒绝给我盖公章,他的理由是,我是网络作家不行,他对我并不熟悉。我并没有太大的失望。周对我不熟悉,我对周也不熟悉。人不求人一般大,水不流一般平。我把个报名表公章不盖是没必要找他的。他说他熟悉的我们县市的那位作家,我们县市的文联主席却并不熟悉,那位作家也没有什么作为。我在《通知》贴下回复到,我没有必要在并不信任我的那棵树上吊死。只要有实力,只要能写出长篇小说,网络上签约的网站绝对不止一个,签约的门槛低,收入高,程序简化,还可以不受任何歧视。

我不想往作家脸上抹黑。我这位“网络作家”的悲催只是个案,悲催的“网络作家”只是我个人,不关任何作协任何作家任何领导什么事。我并不是看不开,只是对“网络作家不行”,“对我不熟悉”这样的语言想不开。世界上*一所大学的老师肯定不是大学生。如果因为我的此番言论,因为我让作家不体面,让作家一词贬值了,有人将我的“网络作家”的马甲拿去,我会很痛快的,不属于我的东西我绝对不要。我知道,地市作协的副主席周某是得罪不起的,以后进省作协一定得地市作协盖公章。管他呢,我是草根我怕谁呀。即使属于我的东西只要有正当的理由,正当的需求,我在所不惜,包括我的小命。二十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与其碌碌无为的行走在人世间,还不如轰轰烈烈的结束倒还可以给后人留下一笔精神财富,好激励后人去奋斗。

尽管有作家朋友告诉我,省作协领导还是很开明的,只要有实力和力作就行,盖不盖公章不是很关键的;尽管《充满活力的湖北网络文学》一稿被《湖北日报》登载,网络作协的前景被看好;尽管本县市的文联主席对我的不管结果怎样的签约行动为之一振,很是肯定我的坚守,并且,约我准备明年10万字的散文随笔稿件,我们的《洪湖文学》是省级文学刊物,总编就是文联主席;尽管网上有作家朋友为我愤慨,声援我,说是要替我鸣不平;但是,“网络作家不行的话”,周某对我不熟悉的情况,周某拒绝盖公章的理由已深深地刺痛了我,我的伤口上又多了一层盐,我伤得早已脆弱得伤不起了。感谢鼓励我的作家朋友,感谢声援我的作家朋友,等我有了实力有了力作有了长篇小说,省文学院的签约就让它永远成为过去,我就和网站签约吧。

2012-11-7

哈尔滨市治疗癫痫医院在哪
大连癫痫医院
西安哪里治得好癫痫病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