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老街印象显得古色古香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面对着一江一河,背靠着白马山脚的那一坡土地,偎依在那圆圆的山峦之下,老街仿佛是沉睡了一千年的童话。远看老街,让它淋漓在烟雨之中,感觉是江南小镇的水墨画,显得悠扬而馨香。在老街里行走,拾掇着构成它的元素:青石板、吊脚楼、石灰壁、木雕窗……它们飞扬着图腾,和谐着风格,述说着历史,演绎着故事。 老街是古朴的,散发着历史的霉气,躲藏在乌江水畔的一角,漠视着新城的发展独自芬芳。从河湾丫口翻过去,便投入了老街的怀抱,往一条古老的石板路拾级而下,老街便层层叠叠地铺展在我的眼前。那些青砖的墙脚沾了江水的潮气,一处处长满了青苔;屋角是葡萄架,嫩绿的葡萄藤搭起了夏日的阴凉;芭蕉树从屋下的斜坡往上长,把吊脚楼掩映在一片绿色里;堂厅前的木雕窗子上,玲珑着花鸟,剔透着龙鱼,显得古色古香。 老街没有碑,历史是记录在老者们的心里的。在码头的地方有一座牌坊,面临一江清水,记录着一个女人守贞的故事。我仰望牌坊,在上面的文字里行走它的历史:那是一个姓何的寡妇,在守节二十年后突然遭遇土匪。土匪要强暴她,她有幸挣脱,义无反顾地投向了乌江。我站在何妇投江的地方,听着潮音洞的水汩汩地歌唱。乌江水挽着几片夕阳的霞光,渐渐地沉入静静悄悄的夜色。 夏日的老街沉浸在江风里,在蟋蟀的吟唱声中梦幻一样宁静。坡上的一盏盏街灯在江水里动荡,渡船里的江老头伴着月色在拉二胡。老街的夜是和谐的,老人们大多在芭蕉树下的凉厅里乘凉。他们嗑嗑家事,谈谈国情,讲讲古,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年轻人是不爱老街的,他们大多都搬到新城去住了。老龄人对老街有解不开的情结,他们安然地过着舒坦的日子,种点花草,养只阿猫阿狗,认真地筹谋着自己的余生。 老街虽老,吃喝却有自己的特色。那些差点老掉了的牌子,被油烟熏得模糊了面目;那些老板,纯朴热情,耐心地经营着自己的馆子。二妈豆花馆里,新出锅的斑鸠蛋豆腐贼嫩,新鲜的叶子碎末夹杂在豆花里,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清香,如果再和上两糙饭一吃,或者加份烧白,那真是神仙生活。二狗食店经营毛洋芋,油茶:毛洋芋等炕上了锅巴,油茶等加了鸡蛋调上葱花,吃起来就格外的清香爽口。要想在老街吃高档一点的生活,就到七哥餐馆吃干笋子炖猪蹄,或者山菌炒腊肉…… 老街赶场天格外热闹,走进集市,多是些土货木器。卖叶子烟的老者蹲在自己的摊位前,从一匹叶子烟上掐下两截裹了,一截衔在嘴里,一截拿在手上宣传;另一个老妈妈在卖一种叫朱砂丹的名药,说是弄成粉末喝上一小撮,就可以治心痛;还有一个青年在卖一种叫岩兰的兰草,那开放的花像一颗颗红色的宝石。我问他是在那里采的,他说是从后山的山崖上采的。和着赶集的人流,看人们买蓑衣选斗笠,看人们买蚊帐购铁犁,心里不免有些感动,耳边似乎交响着劳动的混响,听到了劳动的赞歌! 走出老街,心里收藏了老街的一叠光影,它将变成我的记忆。我整理着它,爱着它,让它古朴,它的美丽,它的故事,在我的笔墨里呈现,在我的印象里延伸!

哈尔滨专门治疗癫痫医院
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专业
哈尔滨市癫痫去哪里看较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