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喝糖茶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10-29

作者简介:凌森泉,男,1956年出生。

 

 家乡有过年喝糖茶的习俗。大年初一早上,起床后每人要喝一碗糖茶,象征新年生活甜甜蜜蜜,和和美美。

 说起这糖茶,可不一般。除了糖和开水,还有一样东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糯米锅巴。因此,一到年底,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糊糯米锅巴。糯米锅巴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糊成的,每个村上,总有几个身强力壮,心灵手巧的男人,他们从祖辈那里学会这本事。

 

 师傅准备的工具主要是一把饭铲、一把漆工刀、一双加粗加长的筷子和大半个白萝卜。糊糯米锅巴大致有以下几道工序:先挑选洁净无杂质的上等糯米,做成糯米饭,再把糯米饭起锅后盛放在干净的脸盆里,把饭锅洗得干干净净,不存半点残留,接着用旺火把饭锅烧烫,师傅用饭铲从脸盆里铲取适量的糯米饭,放在饭锅里,然后用饭铲的背,用力将这糯米饭沿饭锅四周由下而上,再从上往下弄成糊状,均匀涂抹,让其粘在饭锅上。锅巴的厚薄老嫩,师傅必须做到胸中有数,恰到好处。

 

 说到这,不得不提的是,这糊糯米锅巴时的火候。这对锅巴成功与否十分关键,因此,灶下烧火的人不但要反应灵敏,手脚利索,还必须听从师傅的指挥,灶堂里的火该旺时,一定要烧旺;该煨时必须得煨,该熄时还得把火熄掉,灶下人的密切配合,才能为师傅糊出高质量的锅巴奠定坚实的基础。

 

 师傅看锅巴糊得差不多了,就命令灶下用煨火,目的是要将锅巴烘干,自己则利索地把多余的糯米饭用饭铲铲掉,用筷子剔除,放在脸盆里。此时锅巴基本干燥了,师傅让把火熄掉,用漆工刀,将锅巴一片片从饭锅上铲下来。

 此时,主人还要准备好一张小竹匾,好让师傅将成型的锅巴起在竹匾里晾一晾。接下来,师傅要用那半个萝卜,把饭锅里剩余的锅巴屑捞干净,再糊第二锅,第三锅……

 

 我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要用萝卜擦饭锅,而不用抹布。师傅说:“平时家里用过的抹布有油腻,如果用抹布擦,饭锅上会沾上油腻,锅巴就会起泡脱锅,用萝卜就不会了。”师傅停了停又说,“当然可以用新毛巾,可是毛巾多贵啊!”师傅的回答让我五体投地,还有点自惭形秽。

 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一条毛巾够一家人洗一年的脸,而萝卜自家地里种出来,有的是。师傅真是高明,不仅高在手艺,还通在情理,美在心灵。

 手段好的师傅糊出来的糯米锅巴,雪白匀称,轻薄如纸。用这种糯米锅巴泡糖茶,一泡即化,糯而不粘。喝到嘴里,软软的,滑滑的,还有一股淡淡的糯米清香,在齿缝间回荡,别有一种滋味在心头。

 

 因此,这些师傅是各家各户争抢的人选,他们抑或也是年底很忙碌、很受欢迎的人。

 嘉兴地区,过年时大凡都要喝上一碗用糯米锅巴冲泡的糖茶。这糖茶不但大年初一要喝,春节期间走亲访友时也要喝上一碗糖茶。因为这是客人新年里头一次上门,所以主人必定会先以糖茶招待。客人到了,主人就会忙着一边烧水,一边准备好小碗,在小碗里放上一小把糯米锅巴,再加些白糖,然后用刚烧开的水冲泡,再用勺子搅一搅,让白糖更快地融化,接着将一碗碗的糖茶捧到客人手中。

 

 在寒冷的冬季,喝上这样一碗热气腾腾的糖茶,既鲜甜又暖胃,特有风味。宾主在送茶喝茶过程中互致新年祝福,气氛祥和,亲情倍增。

 小时候,小孩跟大人去作客,很喜欢喝的就是糖茶。往往是大人还没开喝,我们早就喝完了,巴不得连大人的那几碗糖茶统统喝掉。大人很了解自己孩子的心思,于是自己往往只是象征性地喝上一两口,然后把剩下的留给孩子喝了。

 听奶奶说,我有个远房叔叔叫小冬,小时候特别爱喝用糯米锅巴泡的糖茶。一次,他跟四五个大人一起去作客,喝完自己那碗,还要喝大人的。奶奶问他:“你想喝哪一碗?”他用手指了指这一碗,又指了指那一碗,说:“对着的我都要喝。”他的回答一下子让人瞠目结舌,想不到他喝糖茶时用上了射线原理,继而引起了哄堂大笑。

 

 于是主人摆在桌上的糖茶他一股脑儿全包了。事后,村上人给他编了歇后语:小冬喝糖茶——对着的都归我。

 尽管,小冬叔叔爱喝糖茶的故事,听来让人忍俊不禁,啼笑皆非,而过年喝糖茶,却真真切切饱含着家乡人民的智慧与热情,寄托着老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与祝福。

 

 如今,生活水准提高了,生活节奏也比我们小时候快得多。老百姓过年再也不糊糯米锅巴了,原先的糖茶已经被包装精美的糖果所替代,过年喝糖茶的习俗,也随着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更新,逐渐离我们远去了。然而,过年喝糖茶以及小冬叔叔的故事,却历久弥新,让我难以忘怀,多少回,还曾与我相约在梦中。

 我爱喝糖茶。我喜欢家乡糯米锅巴糖茶的味道。

 

北京癫痫医院哪个很好
长春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