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守城,我们一直在路上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08-28

守城,我们一直在路上

似乎从2020年春节前,上报带班领导双人值班开始,隐约感到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一样,因为依照以往的惯例,春节值班没有这样上报过。

临近春节,返乡的车辆明显增加,人员骤增,工作量也增加很多。110接警大厅的同事们,已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个个精神抖擞,越是忙的时候,越是不敢掉以轻心。

其实,在元旦后几天,接警大厅内先后有两位同事发烧咳嗽,虽然打针吃药后很快就恢复了,但在当时也没明令要求隔离,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后怕。

冬天,山城的阵阵冷风把夜色吹得更浓,天黑得早。值晚班的同事们来交接班时,都说天黑得真早,五点半就黑了呢。

那个时候的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全警会收到全城封城的指令,在接下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110指挥中心的接警员们坚守生命通道,铿锵玫瑰演绎别样风采,而这也注定会成为她们从警经历中很深的记忆。

1月24日零时封城,这一夜,一夜未眠,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事。全城除了保留应急绿色通道外,进出城的通道全部关闭。路上,车辆和行人稀少,安静得可怕,像被风吹走了喧嚣。

接警大厅内电话铃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咨询、求助、家暴、噪音……各种各样的警情都有,同事们声音嘶哑了,忙得连喝水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那段时间,每天上班,她们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半天甚至更长,有人问她们:“你们累吗?”她们坚定地说:“累,但累并快乐着。”

各种啼笑皆非的警情都有,各种语气转换适应,焦急、愤怒、哭声哭调……大脑高速运转,注意力高度集中,时刻接受群众的咨询求助。2月1日18时55分,接警员廖宝霞接到一名男子的求助,朋友的儿子给他发短信:“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找了个女人回马店过年,妈妈知道后很生气,说要回马店把爸爸杀了,还不准他跟任何人联系。”从接电话的那刻起,廖宝霞立即警觉起来,高度的责任心和敏锐的洞察力,让她瞬间提高警惕。

女子的儿子也在车上,还带着刀,万一情绪激动,虽说虎毒不食子,但冲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什么可能性都有,孩子可是无辜的。

尽快弄清楚女子所处的具体位置,尽很大可能节约民警出警时间,为双方赢得时间。同在一起值班的董岚通过报警人提供的联系方式,回拨给女子,拨打到第6次的时候,电话接通,女子言语显得怒气十足,但总算知道女子已出城区,在武校路段了。

车上有两个人,女子和她的儿子。通话中女子情绪不稳定,语气比较激动:“我要去马店,前夫不是个东西,我要把他杀了。”真的是家家都有难言的苦,估计这样过去不仅于事无补,还会雪上加霜。

董岚问清楚车上有几个人、具体位置,同时非常镇定地劝导女子,稳定她的情绪:“不能这么冲动,什么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再说疫情期间道路交通管控,道路全封闭了,你去不了啊。”

此时,廖宝霞迅速指令新市派出所出警,嘱咐民警“天雨路滑,注意行车安全,处警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同时告知武校卡口执勤的巡特警大队民警们拦截车辆。电话持续通话中。

一根电话线连接电话两端的这两个人,虽然外面风雨交加,天气寒冷,但董岚一颗试图劝服的心从没放弃过,她坚持说服女子,用心沟通,真情感化,温暖彼此,即使在寒冬也能感到阵阵暖意。

疫情虽无情,但人间情谊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样过去也解决不了问题,先回去吧。”“我的命好苦……”董岚隐约听到叹息声,感到女子内心的不平和痛苦。

空荡荡的马路被风吹扫得干干净净,红绿灯不用排队,车辆和行人寥寥无几,民警们飞一般的赶到现场,看到白色小车停在执勤卡口。

董岚持续与女子通话中,“我要到马店去!”电话里突然传出女子歇斯底里的怒吼声,董岚稍微平静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

接着从电话那边大声传来:“疫情期间,道路封闭,不能到马店去!”“我们是新市所的,请放心,母子俩等下就回家了。”听到回复后,董岚心情顿时平复了很多。

“我和儿子准备回家了,谢谢你们了。”“天晚了,赶快回家吧!”挂机的那一刻,董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接警大厅内所有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会心而真切。

10分钟的通话时间不算长,但总觉得过得慢有点难熬。回想起劝返的10分钟通话,大家仍显得很激动,其实大家都担心,焦虑,也很怕女子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做出极端的事情,值得欣慰的是,女子总算回心转意,带着儿子回家了。

如今,武校这条通往小城北片的路,在所有人的盼望中复苏了。3月25日零时,京山也终于迎来了“重启”时刻,小城重新焕发活力,人间烟火气足,风光无限好。

早期癫疯病症状表现
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很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