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英雄了一回(微型小说)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2-04-30

我、妻子和一岁的儿子乘着大巴回家,妻挨着我,怀中抱着孩子。山路颠簸,车上的二十多人都昏昏入睡,只有司机开着车。

“喂,豹哥啊,今晚不行,你们兄弟几个去KTV玩玩。我不去了。昨晚上没睡好。”迷糊中只看到司机晃着脑袋打电话。挂掉电话,他腾出右手在身上摸着。突然所有人脑袋都被生疼的碰到了车窗,大巴撞到了路基。“他妈的,会不会开车,早上把车歪到沟里,现在撞车。”嘈杂的骂声此起彼伏,“就不能小心点?”

好在都没出什么问题,司机道了歉,大家继续昏睡。我看了身旁的妻儿无恙,也就放心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拍着我的右肩,醒来一看一个黄皮肤,凸眼睛的“排骨”盯着司机:“你看,”他露出一口黑牙,一股怪味,指着司机说,“你看那司机。”

我揉揉眼睛,看向他问:“司机怎么了?”司机只是摇着头,隔几分钟停下来喝口水。

“你没注意到他这一路都在摇头吗?”

“大惊小怪。不就摇个头吗?我也会。”

“摇这么一路就不正常了,”“排骨”沉默了几秒,“他注意力不集中的很。老是喝水。”

“什么意思?”

司机左手又在身周摸起来看样子有些烦躁,不停掏出纸巾擦鼻子。

“排骨”咂摸了下胡子吧嚓的下巴,三指攥成一撮,放到鼻子下深吸了口。我惊得跳了起来:“吸.......”立即捂住自己的嘴。

“排骨”很有深意的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摇头丸。”

我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摇醒了妻子,说明了担心,妻一点也不慌安慰我:“你想多了,怎么可能呢?”不到五秒,她看着熟睡的孩子突然瞪眼问我:“你......你确定......”脸色明显苍白起来。

排骨看着司机问我:“从早上起他就在摇头,精神也不集中,还有他刚才打电话说KTV什么的,烦躁的很,老是喝水,这些是不是有?”

我边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边按捺住恐惧的心,汗似蚯蚓一样绽出,心似鼓一样被擂,看着怀中熟睡的儿子,我听见了自己的心“咚咚”跳声。“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不停的打鼓。“排骨”更是两眼不离司机,像一匹狼。

“报警吧。”我掏出手机。

“慢着,等我查一下。哪儿这么巧?别听他瞎说。”妻稳住我掏出手机,手明显抖了起来渗出汗,好不容易打开流量在百度输入“吸毒者的特征”,可这是崇山峻岭,度娘转了好几个360°,愣是没刷出一个字来。

“用你的,你的移动信号好些。”

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移动手机终于转出了一条条的检索信息:身体瘦小、骨瘦如柴、眼神无光、龋齿、口干多喝水、出汗多、流涕,注意力不集中、目光呆滞、出现幻觉,身上有针孔,吸食摇头丸的会晃脑袋。我每读一条便抬头对照一条:身体瘦小、骨瘦如柴很吻合;眼神目光牙齿由于背对我无法看清;口干多喝水,流涕这也吻合。

司机仍是一手慌乱摸着身周,不久他拿出个什么扭开,足足吸了一口,“哀切”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

我们三个吃了一吓,妻快哭了起来。

“够了,十足的瘾君子无疑了。快报警吧!打110!”我怕起来提议,“110电话是多少?”我一头汗着急的问,“你把110电话给我说下,我来报警。”

排骨笑了声,摇了摇头略一思索,他和我嘀咕了一阵,就行动了。我被他的大义和无畏打动了:这才有英雄气概,就这样办。我要当一回英雄。

“喂,醒醒,醒醒。”我推醒了后排*一个青年叙述我们的发现,起初他还不信,但是我们拿出检索信息一对照,司机刚吸了口什么,这一说那青年慌了起来,推开车窗看到了山路边的悬崖,退了回来。他快哭起来了:“大哥,怎么办啊?跳不了车?”

“跳什么车啊?找死,”我止住他。接着教他喊醒其他人,打开百度搜索,给他们看,行动要快。很快我把那些睡意正浓的人凑拢一起,商量起来大家一致同意按我说的办。

“坐......好,不要乱......动。”司机发出了警告,从语气判断他有点慌张。

“坏了,他发现了什么。”一直盯着司机的“排骨”对我说道。果不其然,透过镜子,司机那一双眼正犀利盯着我们。“得快点行动了。”

很快,几个女人配合我要求停车上厕所,司机不得不停。趁这机会,大家全都下了车,我自告奋勇和司机聊了起来,观察,很快确定:那司机就是吸毒了八成毒瘾要发作。犹如晴天霹雳,大家慌了起来。

“你接下来怎么办?”“排骨”笑着问我。

“是啊,咋办啊?”妻眼角带着泪。

“看我的。”

我找到了三个青年,探讨一番,摸到了司机身边,司机慌了起来想跑,被我们三下五除二就摁了起来。司机挣扎起来,嚷道:“他妈的,你们要干什么?”

“你个瘾君子。”我骂了句,掏出了司机口袋东西,那是个铁盒。

“他不会真吸毒吧?小伙子?会不会冤枉人了?”一个中年大妈问起来。

“是啊,是啊,你会不会弄错?”又一个人问起来。这一问带动几个人发难。

我想了想,指着摁司机的青年:“先松开他吧!”

我举着铁盒,扭开,正准备凑近一闻,突然司机跳起一把夺过。

“快,摁住他。”“排骨”反应很快,和两个青年又把司机按住。

“他妈的,那是胡椒粉。”司机鼻音浓重嚷起来。

“胡椒粉?”

“小伙子,我闻一闻就知道了。”先前的中年大妈拿过铁盒,扭开正准备闻。

“慢着,我看过电视,毒贩为了躲避警犬,在毒品里面掺胡椒粉。”一个姑娘很恐怖的喊起。

“妈呀”中年大妈带着哭腔,扔掉了铁盒。司机这时竟然发起抖来,鼻涕不停的流。

“排骨”很确定:“吸毒,完全是毒瘾犯了,“快,让他吸一口,不然有危险。这至少有几年的毒瘾。”“排骨”拿过铁盒,放到司机鼻下,司机又打了个喷嚏。

我疑惑起来:“你怎么这么有经验?”“排骨”笑了下,没回。

司机一直挣扎大声嚷嚷起来:“我只是感冒了外加落枕,这真是胡椒粉......”这一说大家又有点疑惑起来。

“看他胳膊。”“排骨”吩咐道,“看有没有针眼。”

一个人撸起袖子,搜索起来,呵,还真有,三个,都还是红肿的。

“你这瘾君子,想害死我们啊?”一个青年踢了司机一脚。我们都骂起来。

司机又分辨起来:“我这是昨天打针。”

这一说大家不再骂了,又迷惑起来。我又让人放开司机。

“排骨”冷笑问道:“你打了几针?”

“一针。”

“怎么会有三个针眼?”

“那小护士技术不行,她扎了几次才找准位置。”司机辩解起来,扫视着我们几个,指着“排骨”,“他才是真正的吸毒贩毒的,他半路上上车的,”又指着我对众人说,“你被他利用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编,接着编。”大家看着司机辩解,都笑起来。见辩解无用他竟然眼神游离,腿脚抬了起来。

几个青年一把摁住了他,这老小子想逃这回大家不再怀疑了。中年大妈为首的几个老人瘫坐在地上不停的拍着胸口“我滴娘啊,鬼门关走了一趟……”好几对夫妇亲人搂在一起嚎啕大哭,其中一个女人抱着老公,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公,我再也不嫌弃你了,一家人平安都是很好的福分。”有好几个“美眉”凑到我身边,羞涩的问:“大英雄,你微信多少,加个好友呗!”小学生也不甘示弱,对我敬仰起来:“我一定要把今天的事写到作文里。”享受着大家的簇拥,我顿时无比自豪扬眉吐气:“都是我很先发现的,想出办法对付,大家都应该感谢我。小朋友,写作文一定要如实写啊。我们这也是在打禁毒保卫战。”呼声如潮,一浪高过一浪。妻抱着孩子依偎着我身旁:“你是个英雄,我没跟错人。”

“路还远,他可不能跑。”我解下皮带,一个青年捆起他的手脚。

我吩咐道:“把左手捆到右脚,右手捆到左脚,手给他撇过来。这样神仙也解不开。嘴找个个东西堵上。”

几个老人不住叹道:“这年轻人办事就是周到精明。”

大家一阵欢呼高兴,一个劲道谢我救了命,称呼英雄。“你们谁会开大巴车?”我看着天色问起。

人群安静下来了,瞅了瞅这三十多人,三轮摩托,五座小车会开倒有几个,这大巴又是山路还真没人会,现在已经六点,几十人不能在深山老林喂蚊子,捆在角落里的司机“呜呜”的叫着瞪着,但是谁都不敢叫他开。“去你妈的,吃屎去吧!”我踢了一脚那司机,令他很不满。

一个“美眉”带着哭腔:“我很怕虫子了。”这一说众人都望向我,可我真的不会。

我看着站在一边负手而立看着我笑的“排骨”,指着驾驶室:“你,去。”

“排骨”眼皮一动,摸出一本驾照晃到我眼前,那分明写的是A1,还有个名字:王心远。

我附耳对他说:“放心,到时候奖金我七你三,亏不了你。”“排骨”嘿嘿一笑,爬上了车。

“瘾君子”捆起扔在车尾。车颠簸在山路上,我们感觉安全极了。

深夜我回想起这一幕幕,总觉得有些蹊跷,会不会真的冤枉人了,哪儿有那么巧?我推开靠着我肩膀的妻,走向后边拍醒司机。他睁开眼盯着我,看不出表情。

“说,吸那个多久了?”

“三天。”

“为什么吸它?”

“烟和槟榔都戒了,开车要提神……”

我气不打一处来:“提神就去吸毒,我们这三十多人差点交代了。”

“我是公安局分派的眼线,他……”

我打断他,又塞住他嘴。编的太假了,还公安局呢。

天微微亮,我醒了。“王师傅,还有多远?”

“排骨”没有回应。

“王师傅,还有多远到公安局呢?”

仍是没有回应。

“王师傅,还有多远?”我又提高音量。

呜呜声从后排“司机”传来。

“哦,你是在喊我吗?嗯,没听到呢。”喊到第四声开车的“排骨”才回应。

我不耐烦起来:“开快点,到公安局。”

八点钟,我和另三个青年准备将五花大绑的司机抬往公安局,“排骨”死活不去,被我拽住,“奖金四六分,再多没有了,你别太贪心。”连拖带拽带拉进了派出所。

司机异样的瞪着我们几个,“排骨”进去了。

他竟然是贩毒吸毒在逃犯不知什么时候偷了司机王心远的驾照。司机确是车站民警的眼线,他率先发现半路上车的“排骨”,他只是重感冒加落枕。

我们竟然让真毒贩开了一夜车。“排骨”还准备拉我下水。

小儿癫痫治疗需要注意哪些
癫痫病的应急处理方案
山东癫痫病医院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