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去亳州,是因为古井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丁迎新,笔名晓晓,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作家研修班学员。

 

散文

亳州之魂

 

 

 

去亳州,是因为古井。

明眼人一看便知,此古井,指的是古井酒。一个古字,把此酒的来处、渊源和历史诠释得一清二楚;一个井字,则把此酒的酿造之材之法之境揭晓无疑;实在妙不可言,一切尽在其中,连广告都免了。

说到酒,我不禁愧意油然而生。

父亲是好酒的,却不曾将基因传承于我,只给了弟弟。如此导致的情形是,每有回家团聚之日,我是遵命陪父饮,在家中喝醉稀松平常。估计上天也觉得不公,替我打抱不平,退伍返乡后分配工作,让我落脚在县办酒厂,成为造酒人,企图磨练我熏陶我改造我。那曾想,命中已经注定的东西,顽固之极,根本不容篡改,灌装车间上班时段,上班清醒下班糊涂,脸红着出门,与别人酒足饭饱走出饭店大门一般无二。酒厂十年青春岁月,我从事过化验、销售等等工种,直到酒厂破产我成为下岗工人,在喝酒的问题上依然如故。

也因此,无论哪一种性质的酒桌上,也无论是主角配角陪角还是自带的服务生,我都是极不胜任的。一杯下肚,仿佛全桌的酒都让我给喝了,不敢发声,不敢乱动,不敢敬酒,不敢端杯,生怕成为别人的目标,心甘情愿安静成桌上多余的杯子,不被所有人注意才好。

搞笑的是,酒从不怪罪我,还偏偏对我单恋上了,找着各种各样的机会向我示爱和亲近。不说别的,单就业余写作来说,荣获了十来个奖品是酒的奖,几大名酒都有份。前年还参加了盛况空前的《诗刊》社与泸州老窖共同举办的声势浩大的国际诗酒大会,这回的亳州之行,又是一次酒的邀约。

去就去吧,倒要看看,对于一个已经俯首称怂的我,酒还能拿我咋地。

车近亳州,一个很鲜明的标志,就是公路两边有很多酒厂次第登场,大大小小,新新旧旧,几成景观。不用脑子也能知道,古井酒厂已近在眼前。我等目标在古井,此等虾米自不在眼角,但足以证明三点:其一,此地造酒历史久远,已成民风;其二,此地确是酿酒佳地,适宜造酒,而且是好酒;其三,当下傍大款的一种形式,借古井之盛名而分一杯羹。古井驻舒城业务经理豪气涌现,霸气地一指两边规模宏大的厂房,说:这两边都是我们的。大巴驶出老长的距离,还是这句话。再驶出一段,还是。好象威风凛凛的将军扫视手下黑压压的兵马,那份自豪与得意,不用喝酒已淋漓显现。

到达古井集团大门,大巴停下,放眼望去,酒神广场迎门而辽阔而恢弘而气势逼人,一代枭雄曹操的雕像挟*气象矗立古今之间,手中之杯所盛毫无疑问就是古井贡酒的前身“九酝春酒”了。换一种说法,是古井酒之源,诸般豪气、抱负和叹息尽在其中,隐约兵戈之声,弥漫血汗身影,泼向偌大乱世,洒在华夏大地。尤为难得的是,像一粒种子,播在了亳州,生根发芽,繁衍长大,如一杆英雄的旗,飘扬在众酒之林,笑傲人间。

我认为,曹操不只是古井酒的创造者,未能圆梦的他,从创造伊始,襟怀与情怀,文韬与武略,就逐渐融化在五谷的精华当中,英魂从此寄居,再无分离。饮古井酒者,就是穿越历史和岁月,走近曹操,与曹操对话的过程。

不喜酒,不善饮,但华夏民族独有的丰厚酒文化内涵却强烈吸引着我,感染着我,像一面镜子,照见这个民族几千年的性情和沧桑。古人也好,今人也罢,都不过是其中一滴,香醇者可弥漫天地之间和字里行间,平庸者淹没在时间的浪花,无痕无迹。凡造酒者,能融入悠远文化概念,提炼出触动国人心弦的精要,必将占领各色人等精神高地,餐桌也就顺理成章。

我喜欢古井原浆的宣传口号和酒瓶的造型设计。“中国龙,中国酒”,大气之极,豪迈之极,一语中的,由不得你不共鸣共振。龙,中华民族的图腾,可谓领先,与饱含文化精神象征的酒同台亮相,虚与实,远与近,心与身,魂与魄,互为因果,理所当然纵横几千年。酒瓶上腾飞状态中的威武霸气之龙的造型,则是完美地诠释和阐述,牵动万千思绪,敬拜之心有之,仰慕之心有之,豪气生矣,亦成英雄之态。

古井酒厂对于我们的行程安排,颇有意味。从*一天的中国白酒博物馆、古井党建企业文化馆和无极酒窖,到第二天的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花戏楼和曹操运兵道,紧凑,有序,精练,点穴。中国酒文化发展史近在眼前,发展脉络一目了然;全国*一家党建文化馆,展示古井特色的党建文化和企业文化;古井酒奥秘所在,核心竞争力的体现;这些是从广度和深度上解读酒和古井的魅力。次日的行程,则是地理意义上的面——亳州的核心要素,世界中医药之都、全球很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又牵扯出一个人物了,华佗。

我又惭愧上了,因为对历史知识的欠缺,不能从真实的史册中去寻根,去溯源,去梳理。只能感性地想当然地判断,两个中国历史上都具有扛鼎意义的人物,撑起了亳州的历史天空,也为亳州架构起生生不息的血脉,曹操给亳州带来了酒,华佗给亳州带来了中药材,以至于成为今日亳州的两大支柱产业和鲜明特色。

是酒和中药材,为亳州之魂,还是曹操和华佗为亳州之魂?我更倾向于两者都是。因人而生的物,因物而升华了人,方为人物是也。好玩的是,药材为治病健身养身而需,以保护生命为根本;酒貌似无关生命延续,却为怡情舒性养心之需;一身一心,又是实与虚,近与远,魄与魂,互为因果着。吃药与喝酒,两大盛事矣,一苦一乐,苦也是为了乐,终极目标是乐。

其实,酒源自五谷,中药材也是自山野始,皆来于自然,与大自然密切相关。人也是如此,帝王与平民,高贵与卑贱,喜与哀,成与败,脱离不了万物归宗的魔障,大道轮回罢了。大可以学一学华佗,借五禽和中药而活出生命的长度;学一学曹操,借杯中之酒而快意人生的宽度;身是你的,魂魄也是,在可把握之时莫虚度,别浪费,豁达自在,乐享每时。

一念至此,我闻见古井酒的香了,还有中药材的香,还有亳州的香。

久久不散!

 

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正规
北京癫痫科专业医院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药方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