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苏玉秀丨那年的高考

来源: 南部文学汇 时间:2021-10-30

文丨苏玉秀

 

 

现在有的年轻人羡慕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说我们不用参加公务员考试就能当上公务员,对此,我付之一笑,他们哪知道我们那个年代人的艰辛呢?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我们艰苦奋斗得来的。其实我更羡慕他们呢!公务员只是他们人生目标之一,不考公务员也可以找个工作或自己当老板等等,反正现在的路那么多,条条道路通罗马。

 

在计划经济的八十年代初期,可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单位都是国有制,工作都是安排的,如果不是本单位职工,要想在单位里打工基本没门,没有哪个单位会接收你。那个年代能进单位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是公家人,就能吃*粮了,所以是每个人的向往,如果家是农村的,不经过高考想进单位基本不可能。

 

当年大多数家庭兄弟姐妹多,经济条件都不太好,能解决温饱已经不错,有条件做生意当老板的也不多。

 

当年的高考就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因为考上(中专、大学)就是公务员了(当年叫*干部)。那个年代,高考可是人生命运的转折,数以万计的考生藉此改变命运,考上中专或大学就是“鲤鱼跳龙门”,如果考不上,像我这样农家子弟只能回家继承父业—当农民。

 

所以那个时候考上大学是我人生的全部梦想,也承载着全家人的希望。

 

记得当年的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几,就像千军万马挤独木桥,能考上中专都不容易,考上大学更是难上加难,简直就像中状元一样。

 

我生活在农垦农场的一个分场,父母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农场职工,他们的愿望就是自己的子女能考上大学,不再像自己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

 

我生活的分场只有小学没有中学,读中学只能到离家有三十多公里山路的场部学校就读。由于离家太远,我只能住校。记得当年学校住宿条件非常差,四面透风,玻璃破旧,冬天簌簌的寒风猛打破窗,常把我从梦中惊醒。伙食更是差得没法说,一个月才有一次肉吃,为了能吃上几块肉,我都是周末步行回家,等待队里杀猪,买上一些猪肉,和可以存放久一些的头菜、萝卜干之类的咸菜炒熟放到瓶子里,带到学校吃。

 

假期,我还要顶着亮瞎眼的太阳,浑身湿漉漉的帮父母干农活,汗从头上流出,经过身体直达脚底,就像有许多条软体昆虫在皮肤上爬行蠕动,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

 

我看过一些歌颂农村生活的文学作品,我真想说,他们是站着说话、光欣赏农田风光当然不腰疼,让他们来体验一天试试?

 

由于体质较弱,每次干农活我都会出状况,记得有一次拔花生,没做到半个小时手就起泡,还眩晕了;有一次,拿起锄头除草不到十分钟腰就痛了。父母都非常担心,如果我考不上怎么办?回来能干得了农活?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决不能在这样的地方当一辈子的农民,我很好的出路只有考上大学。

 

我就读的学校是农场子弟学校,师资水平可想而知,学校自建校以来从未出过大学生,尽管我学习非常努力,成绩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可距离大学还是有较大的差距,毕业当年,连个中专都没考上。

 

离开学校时,父亲骑了一辆除了铃声不响那都响的破旧自行车去学校帮我拉行李,父亲从我难过的表情就知道了结果,父亲安慰我说,没关系,明年再考。

 

我知道父亲肯定很失望,父亲那失望的眼神又怎会瞒得过我呢?虽然只是一瞬而逝。

 

看着父亲拉着行李转身离去的背影,我想起朱自清那篇《背影》潸然泪下。

 

我家四个姐弟,只有我学习很好,我是一家人的希望,然而承载家人梦想的希望,就此破灭了。

 

回到家里,我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天去帮父母干农活,想忘却高考失利带来的痛苦,可吃不消的繁重农活更加重我的烦恼,更坚定了我一定要考上大学、改变命运的决心。

 

通过托人找关系,我终于得到一个到县中学补习复读的机会,毕竟是县城,师资及各方面条件比农场子弟学校都要好很多。复读期间,我就像个拼命三郎,印象中,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我基本都是在学习当中度过,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高考书”来形容当时的情形再贴切不过。

 

补习后高考,感觉考得还不错,但只是感觉而已,没有确切的分数出来,谁敢打保票一定能考上呢?那段时间天天盼着结果出来,又怕有不好的结果,倍受煎熬。估分填志愿时,为稳妥起见,我不敢填大学,只填了中专,心想,能上个中专就可以了,就是*干部了,如果填报大学,万一分数达不到,不光大学梦落空,连中专恐怕都上不了。

 

记得邮递员出现在我家门口那天,我和妹妹、弟弟在家摘花生,父母和姐姐都到地里拔花生去了。

 

当听邮递员说有我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紧绷已久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一下子竟然不知所措,还是妹妹手快,一把接了过来,一看,哟,是大学的呢!妹妹和弟弟在那里欢呼雀跃!还是弟弟反应快,说我去告诉爸妈,一转眼就不见了影子。

 

我接过妹妹递过来的录取通知书,仔细端详,大红印章盖着,真真切切,我心潮澎湃!考上了、考上了,我终于考上了!十几年的奋斗没有白费,终于换来这张这梦寐以求的通知书!

 

父母也从未有过的早早收工,可以想象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们该有多么的兴奋!

 

过后我觉得十分纳闷,我没有填报大学只是填中专而已,怎么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呢?后来才知道,是老师见我平时学习成绩挺好,却没填报大学志愿,悄悄帮我更改了报考志愿。

 

那天晚上,全家人比过年还高兴,父母杀了还在生蛋的老母鸡,炖了满满一锅,久违的香味弥漫整个院落,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举杯庆祝。

 

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大学生,毕业后就当了*干部,现在叫公务员。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好像就在昨天,永生难忘!

 

 

北京市很好的癫痫医院
郑州市癫痫去哪里看
癫痫病的治疗费用多少

热门栏目